147小說 > 穿越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403 陣地

403 陣地

魯夸湖是一個季節性湖泊,面積隨季節顯著變化,雨季時長150公里、寬25至30公里,旱季有時全部干涸。

神奇的是,即便如此,魯夸湖依然富含魚類資源,只不過坦葛尼喀還沒有來得及開發魯夸湖,所以魯夸湖才不為人所知。

要說坦葛尼喀其實也是得天獨厚,境內漁業資源非常豐富,不僅占有半個北海,境內還有非洲最大的維多利亞湖,所以羅克才會對坦葛尼喀垂涎欲滴。

赫爾穆特堡建在魯夸湖和北海之間,和榮耀堡一樣,同是馮特羅塔計劃中的一部分。

榮耀堡叛亂發生后,當時的坦葛尼喀總司令馮特羅塔第一時間命令赫爾穆特堡駐軍將所有的泰泰拉裔工人全部處死,并將尚未完工的赫爾穆特堡全部炸毀,避免被榮耀堡叛軍利用。

所以現在的赫爾穆特堡就是一片殘垣斷壁,在德國人眼中已經毫無利用價值,但是在第二師教導團團長鐘篤行看來,赫爾穆特堡正好適合教導團布置陣地。

第二師教導團全員共計一千八百人,戰時加上輔助部隊,全員大概在三千人左右。

和坦葛尼喀第二師相比,教導團人數上雖然處于劣勢,但是裝備程度和訓練水平都遠勝坦葛尼喀第二師。

而且教導團的輔助部隊是尼亞薩蘭民團組成,這部分人到了關鍵時候也是可以沖鋒陷陣的,所以從兵力上說,雙方整體差距也并不大。

“這是咱們羅德西亞北部師走出國門的第一仗,一定要打出咱們羅德西亞北部師的威風,誰要是戰場上給咱們羅德西亞北部師丟人,別怪兄弟不講情面,自我了斷還能給家人掙一個烈士家屬身份。”雖然羅德西亞北部師已經改編為第二師,但是馮篤行還是習慣性使用羅德西亞北部師這個名字。

其實這也是英軍部隊的傳統,新編第一騎兵師的三個團,當時也都有自己的名字,羅德西亞北部師教導團還有個名字叫尼亞薩蘭突擊團,不過因為當時尼亞薩蘭不能擁有部隊,所以這個名字只是內部代號。

現在就無所謂了,加入南部非洲聯邦政府之后,尼亞薩蘭突擊團也就不用再遮遮掩掩。

尼亞薩蘭突擊團全員在出發之前,都已經寫好遺書,做好了戰死沙場的準備,馮篤行身為團長以身作則,這口氣憋得時間也是有點長。

自從馮特羅塔上任,坦葛尼喀和尼亞薩蘭爆發沖突以來,羅德西亞北部師下屬各團也是群情洶涌,馬丁幾乎每天都能收到下屬的血書請戰,這一次總參謀部選擇尼亞薩蘭突擊團出征,二師其他各團就各種羨慕嫉妒恨,這要是萬一打輸了,不僅僅是丟了突擊團的臉,給德國人留下證據才是最要命的。

為了掩人耳目,所以包括馮篤行在內,突擊團所有官兵都使用油彩將暴露在外的皮膚染黑,再換上五花八門的衣服,這樣突擊團看上去就跟榮耀堡叛軍幾乎沒什么兩樣。

參加情況通報會的軍官們表情各異,負責正面防御的一營長,和負責迂回包抄的二營長都是滿臉喜色,擔任預備隊的三營長就滿臉不甘。

這也是沒辦法,突擊團是要打一個漂亮的殲滅戰,馮篤行手上也要保留一支部隊,應付各種突發局面。

“再強調一次,無論在任何情況下,也不能拋棄自己的戰友,我們不能給德國人留下任何證據,否則我們不僅僅要面對德國的壓力,倫敦也可能拋棄我們,記住,我們這一次是秘密作戰,就算我們全殲了坦葛尼喀第二師,我們也可能得不到應有的榮譽,但是這是對我們突擊團的一次檢驗,希望諸位盡心盡力,打出我們突擊團的軍威——”突擊團參謀長蘭德爾·韋斯利同樣是來自桑赫斯特皇家軍事學院,不過履歷就沒有德里克·多德那么耀眼。

身為突擊團的參謀長,蘭德爾·韋斯利雖然很清楚突擊團的訓練水平,但是訓練水平是一碼事,真正上了戰場又是另外一碼事。

普法戰爭前,法軍部隊看上去訓練水平也不錯,對得起“世界第一陸軍”的身份,但是戰爭爆發后,法軍部隊就一潰千里,將“世界第一陸軍”的名頭拱手讓人。

德國正是通過普法戰爭一鳴驚人,一時風頭無兩。

所以蘭德爾·韋斯利雖然對突擊團有信心,但是該有的擔心還是有,雖然突擊團也經歷過納塔爾平叛的考驗,但是納塔爾叛軍和坦葛尼喀德軍的素質又不一樣,這一仗打贏了還好,萬一打輸——

后果不堪設想。

“好了,都去準備吧,記住,適當調整火力強度,別一下子把德國人嚇跑了——”馮篤行再次提醒,萬一開打后,負責正面硬扛的一營火力全開,那真有可能把德國人直接嚇跑【147小說 147xs.com】。

用這個時代的火力標準衡量,突擊團的火力配備堪稱變態,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時候,全世界火力最強大的美國,一個師也只是裝備三百挺機槍,教導團一千八百人,裝備的輕重機槍就超過一百挺,火力密度幾乎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美軍的三倍。

如果再加上配置到班一級的超級左輪,如果德國人敢擺出密集陣型,那就是來多少死多少,突擊團完全有實力把赫爾穆特堡變成索姆河那樣的絞肉機。

軍官們開戰前動員會的時候,一線的官兵也正在設置陣地。

羅德西亞北部師雖然沒有多少參與戰爭的機會,但是內部經常舉行各種對抗演習,所以陣地的設置上,和時下歐洲國家流行的線型陣地也不一樣。

和線型陣地相比,突擊團的陣地更接近一戰后期的塹壕陣地,更有層次,更有利于火力發揮,也能對士兵們提供更好的保護。

唯一的缺點是這樣的陣地構建起來需要更多的土木工程作業,所以突擊團才會有輔助部隊。

說白了,輔助部隊在部隊轉移時要背彈藥,戰前要挖戰壕,戰斗中要抬傷員背尸體,戰斗結束后還要負責打掃戰場,可比正規部隊累多了。

尼亞薩蘭的部隊,營級沒有直屬的炮兵部隊,為了加強一營的火力,馮篤行將團屬炮兵連配備到一營陣地上,加上一營裝備的六十毫米口徑迫擊炮,火力強度還是不錯的。

一營的陣地,炮兵陣地位于陣地左后方。

這里要介紹赫爾穆特堡的地形,赫爾穆特堡附近都是丘陵地形,赫爾穆特堡是建在一個地勢頗高的丘陵上,一營陣地左后方是一個反斜面,這對迫擊炮沒有影響,但是對德軍部隊裝備的野戰炮卻影響很大。

簡單說,戰斗開始后,一營的迫擊炮可以直接打擊進攻部隊,而坦葛尼喀第二師的炮兵部隊卻無法對一營進行火力壓制。

等等——

坦葛尼喀第二師根本就沒有炮兵部隊,整個坦葛尼喀德軍只裝備了十二門已經快老掉牙的火炮,還都在烏松布拉的炮臺上無法移動,至于更先進的野戰炮,德國政府連本土正規軍都無法保證,根本沒有實力裝備殖民地仆從軍。

所以馮篤行才這么有信心,因為馮篤行根本想不出坦葛尼喀第二師能夠戰勝突擊團的理由。

陳鎊是一營一連一排一班的機槍手,從番號上也能看出,陳鎊可以算是一營最好的機槍手,多次在羅德西亞北部師內部評比中贏得過名次,尼亞薩蘭陸軍學院曾經想把陳鎊調到陸軍學院擔任教官,只可惜陳鎊到現在英語都不過關,所以才未能成行。

尼亞薩蘭部隊的一個機槍小組,通常是由三個人組成,一名機槍手加上兩名副射手,機槍手主要負責抗機槍,副射手負責背備用槍管和子彈,如果機槍手在戰斗中陣亡,那么副射手就要及時盯上,而考慮到火力的重要程度,戰斗中機槍手肯定會被重點照顧,所以機槍手是一個高風險職業,平時的待遇也很優厚,連戰壕都不用自己挖。

當然這一次因為情況比較特殊,挖戰壕的也不是民團,而是榮耀堡叛軍。

“這里不行,戰壕的寬度還要增加,正面多放幾個沙袋,不用預留射擊孔——”一名副射手正在教木木的手下挖戰壕,其實說這么多都沒用,木木的大部分手下不懂英語,更不懂漢語。

傳統的機槍陣地,都是將射擊孔直接開在陣地前方,可以直接向進攻的部隊掃射。

突擊團使用交叉火力,所以射擊孔的位置是在陣地的側面,正面根本不開口,這也就減少了機槍射手被直接攻擊的可能。

這樣的陣地,主要還是建立在對戰友的信任上,作為特級射手,陳鎊對自己的射術很自信,有充足的信心保證射界內沒有敵人能順利通過。

同樣陳鎊也對戰友的射術有信心,陳鎊在保護戰友的同時,戰友也在保護陳鎊。

“該死的鬼天氣——”副射手唐裔心疼的擦拭自己的軍靴,突擊團雖然沒有穿軍裝,但是還穿著配發的軍靴,這個習慣一時半會兒改不了。

福彩3d201917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