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修真 > 問道紅塵 > 第五百二十五章 互為因果

第五百二十五章 互為因果

(昨天很多人困惑,這章提前發,下一章還是晚上)

老道士有點無奈地搖頭,遠遠看著城墻上的李無仙。

這一劍斬出來的不是什么威能,而是在瓦解他試圖破壞國運的術法,所以接觸即破,但對他無傷。

也不能直接對人使用,說白了只不過是把他們修仙者強加的不該有的東西給扭正了而已,并不是直接的威力釋放。

是山河之運的自我抵御與修正,而不是她有能力對付乾元。

但這已經是千古未見的一種情況了,怎么說呢……其實這樣的人皇明顯有點犯規,已經超出了常規的人皇概念。

因為歷代人皇,再怎么叱咤山河,再怎么運力加身,那也只能是通過人間可理解的方式來體現,比如刺客刺殺時拉住你的袖子結果袖子斷了,比如兩軍交戰對方的大將中了流矢了……

可沒有什么提把劍親自來破乾元術法的。

從來就沒有過。

因為自古以來人皇從不是修仙者,他們根本沒法主動去運用這種能力,甚至有半數根本就不知道或者不相信真有什么氣運存在。

仙道和人道雖然不是涇渭分明,但絕對是存在壁壘,仙家求脫俗講清修,帝王俗務纏身甚至連一時清凈的時間都未必有,這本來就有很強的沖突,便如李青麟未必沒有仙道靈根,但他就是很難修成,而一旦當初放下王位,指不定就成了。

這種壁壘或許不是絕對不可破,遠古時期就不一定……但至少目前為止還是無人打破的。

可眼前這位就打破了,這位明顯修過仙……

雖然年紀尚小,修行還不高,但她已經學會了怎么調動這份說不清道不明的運力,把它具現化了。

其他人皇根本做不到的。

按理說先成為修士就不能成為人皇,會受人道排斥,做個荒僻小國的國主玩玩說不定還行,這種中土神州之帝基本沒啥可能。李無仙到底怎么成的,估計有很多巧合前因造就,也可能與命格甚至前世之因相關,這一時半會實在看不明白。

但作為乾元修士,老道士道行在這,心中也很清楚,凡事都是相對的。

因為歷代也沒有什么乾元修士對人間戰局親自出手啊……這邊犯了規,那邊也就對應的出現了一個千古未有的特殊人皇,冥冥之中自有相應。至于誰是因誰是果,豈能分得清?

這人皇還很皮。

明明知道這一劍對他無損,非要斬他一下看看效果,好像不甘心似的。

真要到了她懂得怎么讓這份運力直接反噬人身的時候,那就麻煩了,那時候恐怕他這種動搖城墻的擦邊球模式都騙不過去,沾染了就是沾染了。

偏偏這份手段,巫神宗就會,也不知道現在二者合流到了什么程度。

老道士心中隱隱有點悔意,這次的出手,是欠考慮了。

人間事人間畢,歷來是仙家共識,秦弈和明河甚至因為這個吵過架的,之前太一宗再怎么出手也沒動到乾元層面,可這回李無仙親征的機會太誘人了,不趁著這種機會破城,西涼根本沒有任何勝算。

預計對面會有巫神宗的暉陽,所以他乾元才出手的。結果巫神宗的人都沒露面,卻與這種愿力對了一回。

她親征,為的就是誘他入局嗎?

看著李無仙的神情,眼里分明有些許嘲諷之意。

老道士已有退意,但這千軍萬馬抬頭看著,一時半刻抹不下面子,便開口道:“你還沒有登基為帝,江山誰屬尚未可知,算不得人皇,便以人皇自居,真是小孩子話。倘若你已是人皇,貧道轉身就走,絕不涉此紅塵。”

“你說我還沒登基啊?”

“正是。”

李無仙“鏘”地收劍入鞘。

城墻上下,未曾參戰的大乾將士齊刷刷單膝跪倒,山呼:“吾皇萬歲。”

李無仙笑道:“儀式簡陋了點,那也算的。道長可以走了。”

“……”老道士嘆了口氣:“這是辦家家酒?西涼臣服了么?”

“虛偽什么呢。”李無仙笑道:“只要你們別插手,信不信十天之內,西涼就是我的?凡人皆知大勢,你們枉稱修仙,妄議天命,反不如鄉間老農,哪來的臉!”

老道士反而被罵得笑了起來:“小姑娘,你自己也是修仙的。你參與天下逐鹿,本來就破壞天命,應該說你是竊了天命,莫非你自己不知?還是騙自己天命加身,把自己都騙過去了?”

李無仙倒不否認,笑了笑道:“那又如何?”

“可以說因為我太一宗不該涉足此事,才會有你這樣特異的人皇現世,給我宗一巴掌。也可以說因為你之國運來得怪異,天命才致我太一宗參與,給你的一統之局添加變數。這你可認?”

李無仙怔了怔,摸著下巴道:“好像也有點道理。”

連秦弈聽了都覺得這說法有點意思。

老道士慢慢道:“所以說,既然你我其實都是仙家,你真的確定,貧道不敢碰你?”

李無仙笑容不改:“你可以試試。”

老道士搖了搖頭:“我不想賭,相信你也不想讓我真的賭,畢竟我若真的對你出手,你必死無疑。你我不妨換個方式解決。”

李無仙笑道:“說。”

“此局既然不是純粹的江山爭競,那我【147小說 更新快】們還是以仙家勝負解決。”老道士說著,眼神漸漸冷了下去,慢慢道:“巫神宗哪位道友在此,你我做過一場,敗者再不參與人間事,如何?”

秦弈覺得這提案挺不要臉的,明顯無仙這邊形勢強,這種賭注不公平,而且巫神宗沒可能把乾元往這里丟,天知道你們太一宗會往人間戰局出乾元?

真是臉都不要。

結果李無仙反而樂了:“你說的啊。”

隨著話音,一道血光從天際射來,一名精赤著上身的大漢,赤腳持杖,站在老道士面前。

還真有乾元!

巫神宗,邙山尊者!

“清微老兒,邙山等你多時。”

秦弈和李青君的神色都變得非常非常怪異。

西荒老祖,為南離王而戰!

這世事真是如夢一般。

當然大家都看得出來,這一戰有問題。看清微老道士吃了蒼蠅一樣的表情就知道了……

因為巫神宗明明可以早就出人,為什么要直到他提案比試之后才出來應戰?很明顯巫神宗從頭到尾都在規避這種主動出手涉紅塵的事,一直到了清微那邊主動把事情轉移到仙家斗法層面,巫神宗才以“被迫應戰”方式出面,規避得干干凈凈。

如果這戰造成了任何承負,那都是他清微承擔。

李無仙大張旗鼓地親征,就是為了誘出太一宗乾元出手,然后秀人皇能力,逼得清微主動把戰局攬向了仙家斗法,此時一言既出,走也走不得,不打都不行。

這是早有預謀的,她和巫神宗合謀在坑清微!

但是這種斗法有什么意義呢?她想做什么?

福彩3d201917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