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次元 > 流浪之城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密室逃脫?

第三百一十八章 密室逃脫?

隔壁的密室大小與第一間相仿,同樣空空蕩蕩。要說區別,在地面上。

隔壁的地板上密布著十字形的孔洞。對這些孔洞,姐弟倆一致認為,會有無數刀片或針釘一類的暗器射出來。

駱有成決定提前激發機關,他用意念力卷了一支鐵箭,穿過合金門空隙,送到十字孔洞的上方,箭頭朝下放了進去。什么也沒發生,鐵質十字尾羽恰好與地面齊平。

姐弟倆對視一眼,經過一番討論,決定把所有的孔洞填滿,即便觸發機關,也是隔壁的事,對他們所處的密室影響應該不大。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里,駱有成坐在合金門前玩填空游戲,鐵箭有點多,孔也有點多。

百無聊賴的江小瑜去搬石凳、挪石床、推合金墻。她本就力氣不小,吃過異世界的膠囊后,力氣又翻了幾倍。然而折騰了一陣,沒有卵用。金屬墻是推不動的,石床被翻了個,石凳也被翻過來覆過去看了好幾遍,沒有任何有用的線索。她只好耐心地等弟弟把小洞洞填滿。

沒一會兒,駱有成就喊:

“二姐快過來,最后一個,一起來見證奇跡。”

江小瑜無奈地搖搖頭,這個時候,還有心思開玩笑。她走到駱有成身旁,蹲下了下來。最后一只鐵箭就懸停在距門半米處的一個方形孔洞上。駱有成說:

“鐵箭與孔洞的數目完全一致,這不是巧合。”

江小瑜深以為然,她有種感覺,或許這是打開這扇門的唯一途徑。

鐵箭頭已經沒入孔洞中,又被駱有成提了起來,他說:

“二姐,你再靠過來點,我們倆要戴個套套,安全最重要。”

江小瑜在駱有成頭上敲了一記爆栗,“從哪兒學來的渾話?”

駱有成被敲醒了,有些玩笑跟女朋友開得,跟姐姐妹妹還是算了。他急忙說:

“這些天和小弟那個渾人待久了,被傳染了。我只是為了減壓,不然在這密室里待久了人會瘋掉的。”

江小瑜在他腦袋上揉了揉,問:“不痛吧?”

駱有成哪里敢痛,嘴里說著不痛,其實挺痛的。之前兩次主動討打,二姐都沒舍得打他,剛才那一下是真用了力氣的。他只是不明白,二姐這么正經的一個人兒,怎么會懂得那個玩意兒。災難之后,人們再怎么使勁,都造不出小人兒了,那玩意早就沒人用了。

這就是災后出生的孩子的悲哀,沒上過學。舊紀元那會兒,小學課本里就涉及了許多生理衛生知識,二姐是上過小學的人。

駱有成對著二姐訕訕一笑,祭出意念力護罩,這才小心地把最后一根鐵箭放了下去。

隔壁房間立刻有了動靜,原本與地板齊平的尾羽末端突然不見了,所有的十字孔洞重新露了出來。“嗒”,聲音很大,整齊劃一。之后傳來金屬碰撞的脆響,大約半分鐘后,聲音停歇了。

合金門上的兩根柵欄板開始回收,脫離了墻體,接著,合金門緩緩上升。

門開了。

“這是密室逃脫嗎?”駱有成問。

密室逃脫的游戲在舊紀元曾經風靡了幾個世紀,關卡設置五花八門,但絕不可能置人于死地。如果這里是密室逃脫的場景,未免太不友善。

江小瑜搖頭:“除了你,恐怕很少有人能用這種方式開門,它沒給人留活路。”

駱有成想到一個人,他的外公。沈同文可以隨意伸縮并操縱頭發,應該也能做到。

“它是用這【147小說 更新快】種方式回收鐵箭嗎?”

“很有可能,或許,他們是利用這種方式篩選人。”

駱有成小聲嘀咕道:“篩選出像我這樣的人嗎?”

他聯想到黑洞里與他母親九成相似的女人,心里有種直覺,這個陷阱似乎是專門針對他而設,至于目的是為了毀滅還是考教,就不好說了。

“下一個關卡會是什么呢?”駱有成嘴里問著,意念力已經把兩張石凳拖了過來,放在合金門下。

江小瑜沒有答案,兩人只能摸著石頭過河。駱有成為了確保安全,事先用意念力試探過地面和墻壁,沒有觸發機關,他才小心地走進隔壁的密室。

這間密室同樣空空蕩蕩,少了石凳石床,在右側墻壁底部中央多了一個兩米寬五十公分高的長方形洞口。洞口同樣黑漆漆的,不受密室內燈光的影響,看不出光影效果,就像是有人用黑漆直接在墻面上涂抹出來的。

駱有成用意念力作用在上面,果真被彈開了。這個長方形口與他們進入的圓形口的區別只是形狀。

江小瑜也走了進來,四處查探,但密室里實在太干凈了,干凈到幾乎藏不住一條線索。

駱有成看向另一扇金屬門說道:

“要觸發機關,可能還要從門上入手。”

另一扇金屬門樣式和質地與通往第一間密室的門基本相同,只是在右下角嵌了一只黑色的方桶。桶不大,桶徑大約二十公分左右。

江小瑜退到駱有成身邊問道:“他們為什么要在門上安裝一只垃圾桶?”

“垃圾桶可能就是用來觸發機關的。”駱有成這樣猜測。

為了安全,兩人退到已經開啟的合金門附近,以便能隨時退回前一間密室。駱有成再次開啟了意念力護罩,分出一股意念力伸向那只方桶。當他的意念力探入桶里,身后發出一聲巨響。哪怕姐弟倆都是膽大的人,也被嚇了一跳。

身后的合金門落下來,砸在石凳上。外側的石凳被砸成兩半,倒在地上,另一只石凳尚且完好,在合金門上支撐起五十公分左右的空隙。合金門輕輕顫抖著,與石凳角力。

與此同時,那個長方形洞口涌出一團米黃色的膠質物,這團物質一出來,就沿著墻壁往上攀援,一直到天花板,才向兩側漫延,最終把整壁墻占滿了。

“這算啥?”姐弟倆大惑不解,難道這個像米豆腐或者果凍一樣的東西還能殺人?正想著,這面膠質墻顫巍巍向前移動了。他們這下明白了,這堵膠質墻是想把他們悶死,或者把他們當食物。

姐弟倆刀砍劍刺,落在膠質墻上并沒遇到什么阻力,和切豆腐沒什么區別,但

刀劍之后,膠質墻上連條劃痕也沒有。

這讓駱有成想起了有超強自愈能力的皮皮鬼。水鬼王曾經被鬼王的人抓獲,希望得到膠質的秘密,卻未得逞。這團東西是不是鬼王的人山寨出的膠質呢?皮皮鬼極易燃,他想放把火試試,不過身上沒有點火器。

“二姐,咱們先退到隔壁房間,觀察一下再說。”駱有成建議。

兩人迅速從石凳制造的縫隙中鉆了出去。膠質墻推進速度很快,當它把整間密室占滿,只用了不到一分鐘。通過合金柵欄門的縫隙,只能看到一團團米黃色的膠質。

這玩意實在太大了,駱有成已經無法把它和皮皮鬼聯系到一起。

“怎么辦?”江小瑜問。

“上一次持續了兩分鐘,我們等等,看一分鐘后它會不會退回去。”

然而,一分鐘過了,膠質不僅沒有退回去,反而開始從合金柵欄門的縫隙向駱有成所在密室滲透。

“二姐,你身上有沒有打火機或者點火器?”

駱有成馬上意識到自己問了也是白問,二姐又不抽煙,哪會有那些東西。他突然想起剛才切割合金門時產生了大量火星,抱著試試的態度,他指揮著八刃鏢沖向合金門。

這種膠質顯然不如皮皮鬼易燃,大量的火星落在膠質上,足足等了半分鐘,才在膠質表面灼出了幾個黑點,黑點慢慢擴大,連在一起形成一片黑色的灼痕。又等了十秒種,才冒出了一朵明火。明火一起,便有燎原之勢。

這一點,倒是和魑很像。駱有成突然想到,魑的分泌物也是膠質,切開它的腕足,里面的物質還是膠質體。那么皮皮鬼、魑、還有這團膠質,這三則之間是否有聯系呢?

闖入第一間密室的膠質燃燒起來,這時,駱有成的高頻感知接受到恐懼的情緒,情緒的源頭,正是那團碩大的膠質。這的確是一種生物,但它似乎不能像皮皮鬼一樣,寄附于人。不知是鬼王的科研人員有意為之,還是失敗后的副產品。

膠質墻迅速收縮。來時,它占滿密室用了一分鐘;去時,它只用了不到半分鐘,就縮回“黑洞”,消失不見。那扇意圖關閉的合金門重新打開。

江小瑜:“我們算闖關成功了嗎?”

駱有成:“為什么我們靠近黑洞會被彈開,它卻能鉆進黑洞?”

姐弟倆同時說出了心中的疑問,但他們都無法給對方答案。

再次小心翼翼地走回第二間密室,長方形黑洞依舊在,但在那面墻壁的正中央,卻多了一個不太明顯的圓圈。

駱有成用意念力碰觸圓圈,通往第一間密室的合金門緩緩落下。他急忙又在圓圈上按了一下,合金門又抬升起來。他們能夠控制這扇門了,意味著第二關已經闖關成功。

但姐弟倆卻高興不起來。因為在前面,還有不知道多少道關卡在等待他們。就算他們最終通關,關卡之后,等待他們的又是什么呢?

懷著沉甸甸的心情,江小瑜目光掃過密室的地面,她突然輕咦一聲:

“弟弟,那是什么?”

福彩3d201917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