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網游 >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 45.援助者

45.援助者

“轟”

在地獄邊境的戰場上,傳奇吸血鬼說完了遺言,他的軀體便在如火焰一樣的光芒爆發中徹底爆開,就像是一顆被引爆的人體炸彈一樣,那些血色的骸骨在爆炸中掉落一地,看上去非常的壯觀。

這事情發生的太快,快到梅林閃身來到德古拉身邊,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些尸骨散落在地獄邊境的大地上。

“他自殺了?”

麗亞娜扭頭看著艾爾莎,血石小姐面色難看的搖了搖頭。

“不,沒有,他只是像之前的數次死亡時一樣,發動了最后一擊。”

“哐”

在德古拉自爆之后,灰暗的血河幻象并沒有消失,這失去了控制的傳奇能力也因為德古拉的身死而脫離了束縛,一股危險的力量在地獄邊境的天空中爆發開。

就如一輪升入天空的真正星河,清晰的流水轟鳴聲在所有人,所有惡魔耳中響起,在他們抬起頭的注視中,那流淌的血河就像是緩緩干涸了一樣,最終在眾人眼前四分五裂。

血河消散時產生的恐怖力量碰撞在地獄邊境的空間上,將天空撕開了一條如眼睛一樣的裂痕。

幻象,無數的血之幻象從破裂的血河中狂奔而出,一部分沖向地面上的惡魔軍團,還有一部分則順著被炸出的裂痕,沖入了另一邊。

梅林看著天空中被炸開的一道裂痕,他看向麗亞娜,他說:

“裂痕另一邊,是什么地方?”

麗亞娜揉著額頭,一邊指揮著惡魔們與那些失去理智的鮮血幻象作戰,一邊抬頭看著那被爆炸的血河轟出的裂痕,片刻之后,她語氣遺憾的說:

“應該是你們來的地方...還有,那家伙臨死前說這是長牙之夜,什么叫長牙之夜?”

面對麗亞娜的問題,收起水晶戰錘的艾爾莎,面色嚴肅【147小說】的輕聲說:

“長牙之夜,就是...很糟糕,很糟糕的事情。”

“麗亞娜,把這些幻象都干掉。”

梅林也從半魔狀態中脫離,他拉起艾爾莎的手,對麗亞娜說:

“事態緊急,我們得回另一邊去了。”

“好吧,你們回去吧,我來處理這里的爛攤子。”

麗亞娜揮了揮手,她對梅林眨了眨眼睛,她說:

“別忘了,我們還有個承諾呢。”

“忘了它吧。”

梅林面色平靜的說:

“好好做你的邊境女王,等到事情結束之后,我帶你去見你哥哥。”

說完,梅林便帶著艾爾莎用移形咒離開了這片戰場,來到了最近的一扇門邊,在他推開門的那一刻,艾爾莎突然問道:

“你和那個小丫頭有什么承諾?我似乎感覺到我的競爭者又多了一個...”

“沒什么,別多想。”

梅林面無表情的說:

“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以及,現在說這個合適嗎?外面可爆發著一場長牙之夜呢。”

“我就是說說而已。”

艾爾莎走入被推開的門中,她對梅林說:

“有一個女人緣這么好的男朋友,真讓人很不放心。”

“那你就得看緊他了,血石小姐。”

梅林跟著艾爾莎走入神秘屋,他隨手關上門,他說:

“可別再給他放縱的機會了。”

———————————————————

“這是怎么回事?”

在三叉戟總部的指揮室里,突然響起的電話聲就像是一場嘈雜的音樂,弗瑞站在指揮臺前,看著眼前并列的九塊屏幕,在那些畫面中,守在硫磺港三個出入口的陣地幾乎同時遭受了激烈的襲擊。

那些如狂風一樣在空中與地面亂舞的人影給守軍們造成了很大的麻煩,但有巫師幫忙守住陣地,讓托德山和紐約垃圾處理場的陣地還能維持反擊,而在外海的艦隊陣地上,情況卻變得非常糟糕。

從艦艇上激射而出的子彈與爆炸的火焰根本無法傷害到那些速度極快的影子,只有守在硫磺港大門處的特殊反應部隊配備的圣銀彈才能勉強逼退那如紅色潮水一樣來襲的敵人。

這讓弗瑞感覺很糟,就在幾分鐘之前,一切都還在順利推進,但在硫磺港天空中突然出現了一道眼睛一樣的裂痕之后,情況就變得急轉而下。

現在整個硫磺港都在那些血色幻象的沖擊下變成了一片混亂的戰場,那些看不清楚臉,就像是影子一樣的家伙的數量在快速增加,它們幾乎已經遍布在了城市的每一個角落里。

那些異類們正在被屠殺,這可不是好現象。

弗瑞希望接管是一個能自力更生,有活力的異類城市,而不是一座遍布著尸體和幽靈的死城。

“誰能告訴我,這些家伙到底是哪里來的?”

人對于自己不了解的事務總存在著一些警惕,弗瑞也是如此。他抓著通訊器,對通訊器另一頭的神盾獵魔人們喊到:

“梅林在哪?還有刀鋒呢?他不是我們的神秘事務顧問嗎?讓他給我一個回答!”

“弗瑞,別著急,情況沒有你看的那么糟。”

梅林的聲音在下一刻出現在了弗瑞身后,局長回過頭,就看到了正推開門走入指揮室的梅林和艾爾莎,鹵蛋局長指著背后的屏幕,對梅林說:

“那是怎么回事?”

“那是德古拉失控的幻象。”

梅林推了推眼鏡,對弗瑞說:

“別擔心,德古拉已經死了,最大的麻煩已經解除了。”

“看看你眼前的屏幕,梅林!”

弗瑞說:

“這群見鬼的影子還在摧殘我們的防線,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人倒下,然后你告訴我問題已經解決了?見鬼!”

“血河幻象不是實體,它只是力量模擬出的幻影,在失去德古拉的操縱后,它不再具備吸血鬼的特性,別擔心,弗瑞,那些被抓傷的人不會變成吸血鬼的。”

梅林安撫著弗瑞,他走到指揮臺前,激活了自己的通訊器,有條不紊的下達著命令:

“諸位,德古拉已經被雷索大師和他的朋友們重新封印了!我們贏了,但現在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刀鋒,去找硫磺港的巫師協會,讓他們動手封鎖掉硫磺港和外界的三個出口。”

“加特勒,麻煩你帶著S.D.O.L.D.還能行動的特工去支援我們的艦隊,把我們提前準備的圣水給他們送過去,讓他們用稀釋的圣水阻攔幻象的突破。”

“妮莎小姐,我聽說了你之前做的事情,我不做評價,但我現在需要你家族的騎士們吸引那些幻象的注意力,把它們引到城市西北角的廢墟里,那些幻象現在無人控制,只會按照本能行動,它們應該會很容易被吸引。”

“剩下的神盾獵魔人們都去廢墟集合!我應該教過你們用亞登法印構建大規模的縛靈結界的方法...科爾森,在我到達硫磺港之前,你來負責操縱縛靈結界,困住那些幻象!薩塔娜和戴蒙閣下驅使的地獄之火,能很輕松的消滅那些被困住的幻影。”

“收到!”

齊刷刷的回答聲在梅林的通訊器里響起,在布置完命令之后,梅林回頭看著弗瑞,他說:

“弗瑞,你來下達命令吧。”

“讓我們的特殊反應部隊在被我們接收的街區里建立臨時的收容點,收容那些被這場突如其來的長牙之夜嚇壞的異類們,他們接收的異類越多,我們之后對硫磺港的接管就會越輕松。”

“嗯,好吧。”

弗瑞看到梅林胸有成竹的樣子,他的情緒也穩定下來,他一邊在自己的通訊頻道發布命令,一邊對身邊的梅林和艾爾莎問到:

“什么叫長牙之夜?”

“你可以理解為是吸血鬼的一種古老的傳統。”

梅林為自己的上司解釋到:

“在古老的時代,甚至在中世紀中后期,吸血鬼們在每隔幾十年的特定日子里,會舉辦一場‘狩獵賽’,一般都在夜晚,在那一夜里,所有對于吸血鬼的桎梏,包括《夜行者條約》都會失效,吸血鬼們可以放縱的肆意獵食,只要它們能找到獵物。”

“那是一種很殘忍的儀式。”

艾爾莎接話說到:

“每一次長牙之夜都會有數座人類城市被攻破,無數人死于非命,但其實對于吸血鬼而言,長牙之夜最重要的目的不是滿足扭曲的汲血玉望,而是通過獵食轉化更多的同族,來讓生育艱難的吸血鬼群體變得繁榮。”

“不過這種野蠻的行徑在中世界末期就在獵魔人和巫師們的強硬干涉下被徹底取締了,到現在這個時候,長牙之夜是只存在于傳說中的災難了。”

“那這一次?”

弗瑞點了點頭,他對于這些異類的小知識還是挺有興趣的,他一邊關注著屏幕上的事態發展,一邊問到:

“你們說是德古拉引起的?”

“是的。”

梅林說:

“德古拉死了,臨死前他和過去的幾次死亡時一樣,引爆了自己的血河,釋放出了數目龐大的血之幻象,來作為自己的退場儀式。”

“弗瑞,我們提前制作的那些數目龐大的圣水,就是為現在這個時候準備的。”

“這么說,你早有準備?”

弗瑞看著眼前的屏幕,在屏幕上,一隊騎著披著盔甲的戰馬的至高家族的鮮血騎士們在硫磺港的道路上狂奔著,在他們身后的天空與大地上,數以千計的血色幻影正在追逐他們。

而在另一塊屏幕上,在硫磺港西北角,被戰術導彈轟炸過的廢墟中,神盾獵魔人們正在聯手準備一個大型的儀式。

紫色的光柱在廢墟周圍跳動著,形成了一個如六邊形方陣一樣的結界。

“是的,我有準備。”

梅林皺著眉頭對弗瑞說:

“但現在這些幻象的數量有些超出我的想象了,那個瘋子最少釋放出了七分之一的幻象,50到60萬...我們應該慶幸大部分的幻象都被困在地獄邊境那邊,但在那個被破壞的裂痕修復之前,還會有源源不斷的幻象從那邊沖過來。”

“那就做點什么!”

弗瑞嚴肅的說:

“我們承諾會保護那些異類,雖然是口號,但我們也得做出點實際行動來表明我們的態度,硫磺港一旦成為死城,我們的這場行動就沒意義了。”

“那是維度的裂痕,弗瑞。”

梅林說:

“我們只能等它慢慢愈合,最少我認識的人里,沒有能...”

“有個人在那里!”

梅林的話還沒說完,在一邊監控著現場情況的希爾特工就發出了一聲驚呼,梅林,艾爾莎和弗瑞的目光下一刻落在了眼前的屏幕上。

果然,如希爾所說,在硫磺港天空中的維度裂痕邊緣,一個纖細的人影正懸停在那里,她一邊揮劍,輕松的斬殺越過維度裂痕沖入硫磺港的鮮血幻象,一邊揮起手,就像是抹除某些東西一樣,在三人的注視中,那天空中如眼睛一樣的裂痕,就那么一點一點的被重新彌合起來。

“那是誰?”

弗瑞驚訝的問到:

“那也是你找來的幫手?”

“不,我不認識她。”

梅林皺著眉頭看著那個纖細的,穿著白色上衣和棕色馬褲,還穿著血漬,有一頭白色長發,還扎著馬尾,背著雙劍的女人,他說:

“但她的形象,似乎有些眼熟。”

“唰”

艾爾莎盯著那個背影看了好幾秒,然后從口袋里摸出自己的昆特牌,在其中翻找著,幾秒鐘之后,她將一張金色的牌遞給梅林,她說:

“是希里雅...白狼的女兒,她可以穿越維度,她自然也可以修復它。”

“嗯?”

梅林接過昆特牌,看著牌面上的女人形象,然后又看了看屏幕中那個在修復維度裂痕的女人,果然,從背影來看,她的衣著和裝備和牌面上的形象一模一樣。

“希里雅怎么會出現在這里?是杰洛特大師讓她來的嗎?”

梅林輕聲說了一句,但現在他并不糾結這件事的答案,不管傳說中的希里雅為何而來,她都是來幫忙的。

下一刻,梅林打開通訊器,對自己的下屬和戰友們說:

“雷索大師的朋友正在幫忙修復維度裂痕,情況得到了扼制,堅持一下,諸位,我很快就過去。”

說完,他回頭對艾爾莎說:

“走吧,我們去處理最后的麻煩,以及...”

“去見見這位傳說中的‘長者之女’。”

福彩3d201917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