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科幻 > 新紀元119年 > 133 小試牛刀

133 小試牛刀

人這一生不能總倒霉,早來晚來好運氣總是要來的。現在老約翰的好運氣就來了,或者說參加了老鼠礦隊的礦工們好運氣來了。

自打那位李船長帶著大家躍遷進另一顆行星的云團之后,各船的氣體采集器就沒停過,飛船編隊還總能跟著濃度最大的氣團移動,采完了一團還有一團,高壓貨艙里的富勒烯固體粉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加。

再看看飛船主腦的檢測結果,每位礦工都樂得合不上嘴。這可都是最值錢的C50和C72,最保守也得3萬信用點一立方米,照這個速度采集下去每人怎么也得弄幾百立方米。

不用多,再跟著老鼠礦隊來四五次,大家就可鳥槍換炮買艘采集器更多、貨艙更大、航程更遠、防御能力更強、速度更快的中型采礦船了。

雖然性能上還比不了聯合礦業的采礦駁船,對于普通礦工而言也足夠用了,畢竟大家不是克隆飛行員,小型采礦船都要雙人駕駛,中型采礦船已經是極限了,功能再強大就得加更多人手,分利潤的也就多了,得不償失。

“老約翰,你說是聯邦的采礦飛船好呢,還是帝國的好?”就連一貫唱衰老鼠礦隊的何喜洲也把臭嘴閉上了,開始掰著手指算自己未來的出路。

“要我說啊,還是不要忙著更換新飛船,不如增加一臺采集器,跟著李船長多干些時日。這樣有本事還不貪的礦頭千載難逢,飛船換了,趕上那些喝血的家伙也照樣沒什么賺頭,好好琢磨琢磨吧。”地球時代的古人常說,人老精馬老滑,確實有道理。當眾人都沉浸在對美好生活的遐想里時,他卻異常清醒。

“約翰先生,如果不換飛船光增加采集器,我們的貨艙小裝不下那么多富勒烯,不是照樣提高不了收入嗎?”四個年輕人腦子比較快,馬上就聽出老約翰的建議里有個大漏洞。

“你們不懂礦隊的規矩,礦頭為了鼓勵大家多干活,都會找一艘貨艦當做公用貨艙。咱們的礦隊沒那么大規模,貨艦就用工業艦代替。老約翰說的對,換船不如加采集器,趁著李船長在使勁兒多采幾次,等李船長走了再換大船去和別的礦隊混。”這次何喜洲沒和老約翰作對,他聽懂了。

“李船長要走?”四個年輕人剛剛有了點盼頭,一聽這個消息立刻就傻眼了。

“他是克隆飛行員,不走難道還待在這里幫我們賺錢?他們只會在缺錢的時候才肯做這些工作,一旦攢夠了信用點馬上就會消失不見。你們四個運氣不錯,千萬別偷懶,能賺多少就賺多少。沒事兒的時候最好少去格斗場,除非想將來像那個喝粥的一樣。”

老約翰有個毛病,就是太愛說實話,還不分場合。這可能就是他生活一直不如意的原因之一,遇到不是太熟的人,直話直說往往會得罪人,最次也會讓人不太愛聽,因為你摧毀了人家的希望,哪怕這些希望是縹緲的。

“放心吧,我還會在阿方索空間站待一段日子,這里的富勒烯資源挺多,收購價也不錯。安哈卡還和采購商簽訂了固定收購合同,收購價要比平時高,賺夠新飛船的錢會很快。但大家先不要向外張揚我們的采集量,免得引來不必要的麻煩,你們說呢?”

一聽到礦工們在談論自己的去留問題,洪濤的耳朵立馬支楞了起來。假如安哈卡的嘴這么快,那這次合作也就到頭了。之前他照顧努埃爾的情份自己會用信用點來補償,但這種伙伴不能留,有多遠躲多遠。

洪濤本來不想和這些礦工有什么交流,雙方根本不在一個層面生活,聊的再熱鬧也沒啥用。自己無法徹底改變他們的生活狀態,他們也幫不上自己什么忙。

但越聽就越忍不住得說,如果自己不解釋清楚,他們肯定會去阿方索空間站里打聽,那樣一來知道的人會越來越多,不符合自己的初衷。

礦工們聽到這個小心自然是欣喜異常、滿口答應外加千恩萬謝,然后就開始在頻道里商量該買什么樣的飛船、該增添什么型號的采集器,一時間好不熱鬧。

人的情緒是會傳染的,努埃爾聽著頻道里熱烈的討論,記憶仿佛恢復了些許,居然以資深克隆飛行員的身份參加了進去,為礦工們出謀劃策。

可惜他的大腦里有些地方是空白,說著說著就容易斷片兒。每當這時洪濤就得幫他圓場,補上缺失的那部分,一旦努埃爾問起來還得馬上編個故事,不光邏輯要通順,前后還得能連貫。

如果光糊弄努埃爾一個還好辦,現在得連那些礦工一起蒙,即便洪濤已經達到了吃鐵絲馬上拉笊籬的水平,面對如此高的要求也有點吃力。好在普通礦工和克隆飛行員的生活有著天壤之別,他們也不太清楚細節,這才勉強糊弄了過去。

累倒沒白受,通過這頓閑聊大家總算是拉近了點距離,也有了大致的了解。相互之間的戒備心一旦減弱,很多事情也容易溝通了,配合的也越來越默契,直接作用就是工作效率有了明顯提升。

www.147xs.com眾人拾柴火焰高,這次只用了八天就把工業艦和每個人的貨艙都裝滿了,然后在洪濤的帶領下一起躍遷回阿方索空間站。

“安哈卡,你是不是不太喜歡我,怎么每次見面都愁眉苦臉的?”進入氣密門之后看到的第一張臉就讓洪濤不錯的心情有些降溫,本來就瘦小的安哈卡縮在角落里簡直像個受氣包。

“這幾天我簡直像活在真空中,每晚都久久不能入睡,幸好你們安全回來了……”其實在收到老鼠礦隊安全返航的消息之后,安哈卡已經把懸著的心放下了一小半,如果洪濤見到前兩天的他,真會以為碰到活鬼了。

“不光人回來了,還有6萬多立方米的C50和C72。這下放心了吧?別,你千萬別這么笑,比哭還難看,趕緊去交割吧,然后到酒吧來我請大家喝點刺激的。”

洪濤知道他為啥這么苦悶,為了給礦隊爭取最大的利益,這個賽畢斯托人把全部身家都押上了,一旦完不成定額,他這十幾年就算白混了,還得欠一屁股債。

當然了,風險越大收益也會隨之增高,要是完成了訂單,他得到的信用點也非常可觀,不敢說能立刻上一步臺階,以后再有類似的機會就不用砸鍋賣鐵去搏命了,有了做稍大點生意的資本。

不管安哈卡為了什么才肯如此搏命,反正他是幫了自己的忙。洪濤從來不介意別人利用自己獲利,只要也能讓自己利用上就成。所以不光對安哈卡沒有什么負面看法,還準備再送他點禮物。

今天的洪濤格外大方,不光請安哈卡一個人喝加了料的酷菲,礦隊的所有成員都有份,包括努埃爾。雖然這點料對克隆飛行員沒啥作用,可是熱熱鬧鬧的氣氛能讓他的情緒變好。

要說這些礦工也夠可憐的,平時連酷菲也舍不得喝,更別提加過料的高級貨。除了四個年輕人之外,剩下的全都喝一半留一半,打算帶回去給家里人嘗嘗。

洪濤就假裝沒看見,也沒有再給他們買新的。自尊這東西吧有時候特別脆弱,往往人越窮就保護的越嚴密,稍微有點風吹草動就會大驚小怪。好處也不能一天都給光,日子還有,慢慢來嘛。

福彩3d201917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