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玄幻 > 龍王大人在上 > 第六十九章 地磁元力,張世杰

第六十九章 地磁元力,張世杰

一行二十來人在機械分院學生們熱情的歡呼聲中,走到比武場地的另一邊。與寵獸分院的人隔空對視,神態輕蔑。

機械文明時代,整個社會機械戰士的地位都比寵獸戰士高一頭。書院內部,機械分院也基本上常年壓制寵獸分院這邊。在聯邦的高層,機械分院也屢出風頭,還出了魏宗萬這樣的鎮國級頂尖強者。

【147小說 更新快】機械分院的天之驕子們沒辦法不驕傲,實情如此。

相對而言,寵獸分院這邊就是一年不如一年,很多好苗子也都被機械分院這邊搶走。寵獸分院每年出的人才可謂是黃鼠狼看雞越看越稀,凋零到只剩下大貓小貓三兩只。

機械分院上下師生心目當中,機械分院遲早是要把寵獸分院給兼并了的。

寵獸分院這邊的學生天生就比機械分院那邊矮一頭,因此張青陽以機械分院十大的名頭轉到寵獸分院后,就受到很多寵獸分院學生不理智地敵視和排擠。

二十來人說說笑笑,并沒有將寵獸分院這邊的人當一回事。還有認識張青陽的,看到他后指指點點,面露譏笑。

張青陽沒有絲毫不適,淡然處之,并沒有把閑言碎語當一回事。

李北海注意到張青陽淡定的表情,暗暗贊許。

趙芳菲當著李北海的面,無比坦然地稱呼張青陽道:“大師兄,他們說你,你沒有不高興嗎?”

張青陽撇撇嘴:“老鷹從來不在乎烏鴉的叫聲,更不在乎它們的看法。”

“那它們一直叫呢?”趙芳菲側著腦袋,露出半邊無暇的玉頸,好奇地追問了一句。

張青陽看了一眼,覺得那道修長的弧線好似天鵝的脖子。

“一直叫就拍死。”張青陽道。

趙芳菲有點小崇拜的眼神望著他:“大師兄威武,大師兄霸氣。”

李北海給眾人介紹道:“這次機械分院那邊出場的三人分別是石道杰、張世杰、君小酒。”

越姝文一臉茫然,不知道這三人是誰。她雖然就讀南陵書院三年了,但是大部分是間泡在邊關和沙蟲族戰斗,對機械分院的人基本沒有任何了解。

張青陽和魯直到是知道史其道和張世杰兩人,但是君小酒卻從未聽過,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強者。

李北海道:“石道杰、張世杰、羅杰,有機械分院三杰之稱,不過今年冒出了個厲害的新生君小酒,導致今年羅杰沒能進入前三。石道杰、張世杰,在機械分院成名已久,是頂厲害的戰士。尤其是石道杰,他是機械戰士中少數,在體能和戰技方面不輸于優秀寵獸戰士的家伙。在機械分院那些人當中,一眼就能將他認出來。”

眾人下意識地望過去,果然看到在那二十來人當中,有一人最為強壯,一眼望去就予人精干勇猛的感覺。

那人很是警覺,馬上就發現了寵獸分院這邊在看他。他沖著這邊嘿嘿一笑,伸出個小拇指比劃了一下。

李北海道:“張青陽你們幾人要著重注意這個家伙,不要把他當做普通的機械戰士看待,他駕駛機甲時,就好像一個擅長戰技的鐵人在和你戰斗。是個非常可怕的家伙。”

張青陽和魯直都點了點頭,越姝文眼冒精光叫道:“他是我的了,誰也別和我搶。”

張青陽對他比較熟悉,正如李北海所說,石道杰駕馭機甲非常有天分。和他戰斗時,就好像是和一個靈活的鐵人在戰斗,絲毫感受不到機械的沉重。能做到這種程度,不僅意味著他戰斗力強,更意味著他神經元天賦也遠超他人,否則無法舉重若輕地駕馭機甲。

石道杰成名兩年了,在機械分院的地位就好像李北海在寵獸分院的地位,是一個絕對難啃的硬骨頭。

李北海接著道:“張世杰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對手,他的神經元天賦比石道杰弱一些,但是他的神經元天賦能夠操縱地磁元力。當然這個能力并不是太強,不過他家中花大價錢歷時多年為他打造了一種增幅器。他現在可以在駕馭機甲的時候隔空操縱各種金屬武器。和他戰斗的時候要萬分小心。”

“君小酒是今年新冒出頭的天才,神經元天賦極為不凡。”

李北海忽然幸災樂禍地對張青陽道:“據說很多人拿他和你比,這讓他非常不爽。看來今天你們倆說不定就要來一場天才之間的決戰。”

越姝文問道:“我們有戰術安排嗎?”

李北海一揮手道:“由弱到強,魯直第一個出場,你第二個出場,至于張青陽就壓陣。既然想做大師兄,就得有大師兄的擔當。即使前面兩人都戰敗了,你也要帶領大家走向勝利。”

魯直猶豫下問道:“可是剛剛越姝文說石道杰是她的,要是石道杰第一個出場呢?”

李北海沒好氣道:“那你就第二個出場。”

九點一到,幾位院長準時出現,宣布兩個分院的友誼對抗賽開始。

張世杰第一個下場。

魯直呼了口氣,緩和了下緊張情緒,站起身準備向場中走去。

“老魯,把你的本事拿出來,揚名立萬的機會來了!”祝陽在他身后為他助威道。

魯直點頭:“我不會給寵獸分院丟臉的。”

看到魯直走上比武場,張青陽道:“他有點緊張,這一場勝負難料。”

李北海無所謂道:“這就是沒有經歷過實戰的正常反應。他們兩的實力差不多,誰發揮得好,誰就能取勝。不過呢,魯直勝不勝都不要緊,這不有你這個大師兄在呢嗎!”

張青陽臉皮抖了抖,默默看了一眼李北海。

魯直走上去,第一時間召喚寵獸合體。面對張世杰這個級別的機械戰士,不合體就戰斗,基本等于送死。

“開始!”評委老師道。

在比武場四邊有幾個老師在一旁待命。

今天的比賽是兩個分院最頂尖的學生,萬一有個失手什么的,那南陵書院來說,那是巨大的損失。所以一旦出現失控的情況,比武場四周的老師就會立即出手阻止。

張世杰冷笑的聲音從機甲中傳出:“寵獸是早已經過時的玩意了,我會讓你們認識到這一點。根本不需要石老大和小酒出場,我一個人就可以打穿你們三個。”

——————————————————————

ps:感謝以下書友的慷慨打賞。

何常在,冰氣超載,天涯澤木,書友20191002203653150.

福彩3d201917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