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都市 > 都市妙手醫尊 > 第五百四十五章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第五百四十五章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同時,杜奈照還朝著張凱推冷笑道:“身為男人,就應該大肚一點,有肚量一些,劉樂是為了給我治病,又不是為了占我便宜,你說你生哪門子氣?”

“你要是一直小肚雞腸下去,我們就離婚。”

張凱推急忙擠出一臉笑容:“我沒有生氣,真的沒有生氣。”

杜奈照露出一個勝利的笑容:“希望你從此改變自己,做個真男人。”

“好。”張凱推認真的答應道。

杜奈照突然摟住劉樂,在劉樂臉上親吻一口:“謝謝你。”

“老婆,你找他按摩,我可以不生氣,可是你為何要親他?”張凱推要瘋了。

“他救了我們的性命,我就不能感謝感謝他嗎?”杜奈照冷哼一聲。

“能。”張凱推心里萬分難受。

“親吻就是我的感激方式。”說著,杜奈照又在劉樂臉上親吻一口。

噗。

張凱推一口老血噴了出來,直接繞地球三圈。

他的老婆,和別的男人親吻,他竟然還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你干嘛?”杜奈照問道。

張凱推擦去嘴角的血跡,苦笑道:“我也要感謝感謝劉院長。”

說著,他突然走向劉樂,伸手就要摟住劉樂,擁抱親吻。

劉樂伸手把他推開:“你想干嘛?”

“我也要感謝感謝你。”張凱推認真道,“和我老婆一樣,用吻,感謝你。”

“你的心意我已經心領了,不要太注重形式。”劉樂淡淡道。

“可是,我老婆吻你的時候,你為什么不這么說?”張凱推問道。

“她吻的實在太突然了,我沒有反應過來。”劉樂淡淡解釋道。

“你放屁,鬼才信呢。”張凱推根本不相信,實在忍不住,就爆了粗口。

“喂,肚量,你的肚量呢?”杜奈照問道,“再這樣,我就和你離婚。”

張凱推怒火中燒,真是恨不得抽杜奈照一巴掌,把杜奈照趕走。

可是,杜家是京城的一個大家族,遠比張家還要強大。

張凱推根本不敢動手,也不能失去杜奈照。

張家要是沒有杜家的照應,就會立刻跨掉。

暗暗權衡一番,張凱推深吸一口氣,哀求道:“老婆,我錯了,我不要離婚。”

“那你向劉院長道歉。”杜奈照命令道。

張凱推猛地就鞠躬:“劉院長,我錯了,對不起。”

劉樂擺擺手:“不怪你,希望你們不要因此而影響夫妻感情。”

“好的。”杜奈照知道劉樂【147小說】對她沒有意思,就認真的答應一聲。

張凱推一秒鐘也不想呆在這里,再也不想看到劉樂。

他抓住杜奈照的手,輕聲道:“老婆,咱們走吧!”

杜奈照不悅道:“你看你,劉院長剛鍘救了我們,你就不送送人家?”

張凱推只好看向劉樂,一臉苦相道:“劉院長,我送你回去。”

“不用,你們走吧!”劉樂拒絕了。

“老婆,他不讓送。”張凱推向杜奈照說道。

“那我們走吧!再見了,劉院長。”杜奈照揮了揮手,這才轉身離開。

等到張凱推帶著杜奈照離開后,劉樂走到公路上,打車回志海醫院。

醫院門前,圍著一群穿

著打扮都很另類的人——有的黃頭發,有的只剩一撮毛,有的光著膀子,有的前著木棍,有的把臉上涂著色彩。

這些人中間,是一位穿著白大褂的女醫生。

“跪下,向我們公子道歉。”

“快點,再不跪下,叫你在中海市沒有立足之地。”

“還記得上次,你得罪我家公子后,你家一夜之間變得一貧如洗嗎?”

“現在,你再不跪下,誠心向我們公子認錯,你們一家人,都會死。”

光天化日之下,聽到這樣的聲音,讓劉樂很意外。

他一邊走過去,一邊透視,發現那位女醫生竟然是譚安琪。

此時,譚安琪正被六位混混推來攘去,很是狼狽。

這些混混把譚安琪推到一位高大帥氣、背負雙手的男子面前。

這人竟然是汪玉龍,他蔑視著譚安琪,淡淡的說道:“給我跪下。”

譚安琪倔強道:“我曾經跪過,求過;可是你沒有放過我們。”

“我就發誓,永遠也不向你這種人下跪,永遠也不會再求你這種小人。”

“敢說我們家公子是小人?你特么找死啊!”一位混混踢了譚安琪一腳。

還有一位混混抽了譚安琪一巴掌:“臭娘們。”

譚安琪愣了片刻后,就突然撲上去,一拳打在那位抽她一巴掌的混混臉上。

“啊!”那混混慘叫一聲,轟然倒地,直接暈死了過去。

仔細一瞧,鼻子都被打沒了,鮮血淋淋,面目全非。

四周的混混嚇了一跳,全都目瞪口呆的望著譚安琪。

在他們眼里,譚安琪就是一個弱女子,他們想怎么欺負,就可以怎么欺負。

突然之間,譚安琪怎么變成了女暴龍?

這一拳的力量,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就算他們,也打不這么狠啊!

就在他們愣神瞬間,譚安琪再次撲上去,一腳踹在那位踢她一腳的混混身上。

這一腳,直接踢在混混腹部,也沒有什么技巧,只是由下往上,憤怒的一腳。

結果,混混突然飛起來一米多高,飛出三米多遠,轟然落地時,已經沒有聲響和動靜,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譚安琪大口喘息著,憤怒的環視眾混混:“誰再碰我一下,我就打死誰。”

劉樂一陣意外,想不到譚安琪這么厲害。

透視她一眼,發現她已經有了氣感,還差一些就能修煉成武者。

在極度的憤怒之下,似乎激發了她的身體潛力,所以才能使出驚人的力量。

她并不是真氣境武者,也沒有武者氣息,卻使出了接近武者的力量。

眼看譚安琪完全可以碾壓這些混混,劉樂不由得放慢了腳步。

剩下的四位混混,急忙退到汪玉龍身邊:“龍哥,這娘們不好對付啊!”

汪玉龍冷哼一聲:“有什么好怕的?只是一位普通女子而已,就算她最近鍛煉了身體,也是一個普通人,在我眼里就是一只螻蟻。”

在汪玉龍的感應中,譚安琪就是一位普通人,所以,他壓根不放在眼里。

“還請龍哥親自出馬。”混混們不敢上前,只好縮在汪玉龍身后。

汪玉龍龍行虎步的走向前,神情冷傲的看著譚安琪:“你到底跪不跪?”

“不跪,死也不跪。”

譚安琪迎著汪玉龍的目光,一臉堅決。

汪玉龍不屑道:“你可知道,我現在是武者,等到下個月就能考到武者證。”

“等我拿到武者證,就是打死你,也不會有人管。”

“當然,我不會直接打死你,那太便宜你了。”

“我會先打死你的爸爸媽媽,然后再慢慢的折磨你。”

“你不是清高嗎?你不是傲慢嗎?你不是看不起我嗎?到時候,我就叫他們上你,一天上你三次,叫你人盡可夫,成為最下賤的妓1女。”

劉樂透視汪玉龍一眼,果然是武者,是一位真氣境小成武者。

竟然敢來醫院鬧事,這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

讓劉樂意外的是,房字貴也這里,正討好的拍著馬屁:“玉龍哥,今后我就跟著你混了,真是太好了,你是武者,我就再也不用打掃廁所了。”

汪玉龍揚眉吐氣道:“那是,跟著我,我們一起報仇,我今天就是來找劉樂的,想不到那小子不在,真是便宜他了;咱們先把姓譚的綁走,消遣消遣。”

汪玉龍走向前,一把抓向譚安琪。

譚安琪再次揮起拳頭,狠狠的打向汪玉龍。

然而,她的實力,和真正的武者還是有距離的。

拳頭還沒有打出去,就被汪玉龍一把抓住。

同時,汪玉龍抬腳,一腳踢在譚安琪腿上:“你說你跪不跪?”

譚安琪倔強的站立著,咬牙道:“死也不跪。”

“賤女人,我叫你不跪。”汪玉龍又一腳踢過去,直接把譚安琪的左腿踢斷。

劉樂加快腳步趕過來,卻還是晚了一步。

他想不到汪玉龍踢的這么重。

“住手。”他怒喝一聲。

江玉龍一轉身,就看到了快步走來的劉樂。

“劉姓的,老子可算找到你了。”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老子要報仇雪恨。”

他頓時松開譚安琪,立刻朝著劉樂沖過來。

同時揮起右邊的拳頭,兇狠的砸向劉樂的面門。

他已經測試過,這一拳,至少也有八百公斤,能把劉樂的腦袋砸成碎西瓜。

到時候,就是志海醫院所有的醫生加在一起,也別想救活劉樂。

要不是有這么大的力量,他也不敢來找劉樂報仇。

此時,新仇加舊恨,汪玉龍拼盡全力,想一拳把劉樂砸成肉泥。

然而,他的拳頭剛剛揮起來,整個人就突然倒飛出去。

一下子飛出去十米遠,轟隆一聲摔在地上,把水泥地面都砸出了裂痕。

噗。

一口鮮血噴出,汪玉龍垂下腦袋,臉貼地面,直接暈死過去。

此時,劉樂的腿仍然高高抬著,還轉動著腳裸,就像在看鞋子上有沒有灰塵。

這一腳,他用了兩分力量,已經把汪玉龍的肋骨全都踢斷。

至少有兩根肋骨刺進肺部,如果不盡快處理,就算他是武者也只有死路一條。

劉樂還是收了力,并沒有一腳踢死他。

要不然,再加上一分力,汪玉龍已經當場死亡了。

因為這是醫院,是救人的地方,劉樂還念及自己的身份,并沒有大開殺戒。

要不然,四周那些驚呆了的混混們,也要一起死在這里。

福彩3d201917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