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修真 > 尋龍迷蹤 > 第五十二章 消失許久的兩個人

第五十二章 消失許久的兩個人

走出唐家大院的時候,葉楓感覺到有些心神不定。

他的眼前一直浮現著雷小兔被唐玉挽留下來的時候,臉上那一抹帶著得意的笑容。

難道她其實根本不想離開?她做的這一切只不過在等待唐玉出面挽留她?

要是這樣的話,這個女孩兒的心機就實在太深沉,太可怕了!

要是這樣的話,自己建議唐玉留下她,這樣做就大錯特錯了。

可惜,現在葉楓已經無法再向唐玉多說什么了,當初建議留下雷小兔的人可正是他自己。

只希望,這個錯誤不會太大,大到無法補救的地步。

葉楓暗自嘆息著往客棧的方向走去,這時間,忽然有一個乞丐模樣的人攔住了他的去路。

這條街道并不繁華,行人稀少,只有寥寥的幾個,一般乞丐絕不會選擇這里來乞討,所以這個乞丐就顯得有一些扎眼。

這個乞丐靠近了葉楓,身上一股酸臭的味道熏得葉楓直皺眉頭。

他輕聲問道:“公子可是姓葉,從京城來的?”

葉楓有些木然的點了點頭。

乞丐忽然很恭敬的施了一禮,對葉楓輕聲急切的說道:“請葉公子隨在下來,有人想要見你。”

說完,也不待葉楓答話,轉身就走。

葉楓愣了一下,只能跟了上去。

這個要見自己的人會是誰呢?

他不由得想起了之前那個給自己傳字條的小乞兒,想起了那字條上畫著的那一株蘭花,這一次會不會又是明文蘭呢?

他心里忽然有了一種急切的感覺,希望能快些見到她。

說不出為什么,就是有一種想要急于相見的感覺。

也許是因為自己剛剛犯下的那個錯誤,他想要找明文蘭商議一下,畢竟前一晚在客棧中她對于雷小兔的那一番分析,讓葉楓對于這個冰雪聰明的姑娘感到十分的佩服。

當然應該是因為這個原因,葉楓安慰自己說。

可是他還是頗為警覺的回頭左右看了看,這一瞥之下,他看見街角有一個身影匆匆的一閃而過。

葉楓遲疑了一下,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這個身影有一些眼熟,可是一時之間,竟然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

跟在乞丐的身后,在杭州城七彎八拐的小巷之中穿行,葉楓都幾乎都快要被繞暈了。

直到來到了一處僻靜的小房子,那乞丐終于停住了腳步,對葉楓一躬身道:“葉公子請進。”

葉楓心中忽然有些小激動,里面等著他的會是明文蘭嗎?

推開門,葉楓走了進去,才知道他想錯了。

在屋里等著他的并不是明文蘭,而是兩個人,兩個消失了很久的人。

坐在一張木制的輪椅上的是江南霹靂堂的堂主雷卓云,而他的身旁,躺在一張躺椅之上,瘦瘦長長像是一根竹竿一般,面有病容的正是許久不見的西門柔,也是唐門三奇之一的唐影。

葉楓有些吃驚,他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能見到這兩個失蹤了許久的關鍵人物。

也許,他們可以為他解答所有的疑問,葉楓想。

他快步走了過去。

雷卓云行動不便,坐在輪椅上欠了欠身為禮,而唐影看上去則是更加的虛弱,只是躺在躺椅上對葉楓笑了笑,說道:“你總算來了。”

葉楓看著唐影的臉色有些發黑,嘴唇烏紫,雙眼血絲密布,不禁駭然色變道:“你中毒了?”

唐影點了點頭,說道:“奪魂香果然厲害,雖然我當日只咬了一

口包子便發覺有異,可是依然已經中了劇毒,到現在也無法可解。”

奪魂香?

葉楓心中一動,豈不是和明文蘭之前所中的是同樣的劇毒?

他立即對唐影說道:“前輩請放心,在下之前有一位朋友也中了這種毒,飲用了在下的鮮血之后即刻毒性全解,安然無恙。”

說著,他立即就要開始擼起袖子。

唐影緩緩的搖了搖頭,說道:“我知道葉公子的血液中含有金蟾之毒,乃是百毒克星,可是沒用的。”

葉楓一愣:“為什么?”

唐影嘆息道:“我中毒的時日太長,試過多種方法,也不能解,到如今毒性已經攻心,已經是回天乏術了。”

葉楓臉上的神色一黯,唐影是何等人物,他既然說是回天乏術,想必真的是無法可想了。

唐影看葉楓的神情,微笑著安慰道:“葉公子不必難過,生死有命,我在大雷門臥底二十余年,每一日都行走在生死的邊緣,對于這個早就看得淡了。只不過自知時日無多,因此才冒險請葉公子來此處,把我所知道的全都告訴你,希望能夠對你有所幫助。”

葉楓心中更覺得難過,如此了得的人物,在大雷門臥底二十年,無數的大風大浪全都安然渡過了,想不到今日竟然會死在下毒這樣的卑鄙伎倆之下。

他想了想,開口向唐影問道:“究竟在包子里下毒的人是誰?”

唐影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葉楓有些驚訝:“你怎么會不知道?這有毒的包子究竟是何人所贈?”

唐影說道:“送包子來的人說是唐雨命他從西安帶來的,可是若真的是唐雨,不遠千里從西安城帶著有毒的包子到杭州來毒害我,這豈不是有些太匪夷所思了?”

“而且,正如葉公子之前在我房間里的分析,若下毒之人真的是唐雨,為何不將毒包子這一線索索性毀去,反而在我房中放置多日,分明是有意把線索引向自己。做得如此明顯,倒像是栽贓嫁禍之計了。”

葉楓不由得一呆,脫口問道:“你怎知我在你房間里的這番分析?”

他分明記得,當時房中只有自己和唐玉,再無別人。

唐影有些虛弱的一笑道:“我來協助監管江南霹靂堂,身邊當然會帶著一兩個得力的心腹的,雖然他們不見得在武功上是數一數二的高手,不過像打探下消息,藏在暗處聽一聽墻根兒這樣的事情,還是很有一套辦法的。”

葉楓想起了剛才引他前來的那名乞丐:“就像剛才的那人?”

唐影笑著點點頭。

葉楓皺了皺眉頭問道:“那么下毒的會是胭脂唐離嗎?”

唐影想了想又搖了搖頭:“也不太可能,唐離在杭州城經營多年,又負責暗中監視雷家的一舉一動,若是想要下毒害我,有著大把的機會,又何必設個陷阱去栽害千里之外西安城里的唐雨?”

“雖然我知道十四少現在已經認定了唐離是勾結雷雨云的叛徒,但是我依然覺得此事有頗多疑點,唐離也很有可能是被人栽害的。”

葉楓點點頭,他也有同感。

他沒有說出雷小兔的種種疑點,只是在心里疑惑,唐玉說老唐太太曾經斷言,唐門的叛徒必定在唐雨和唐離這兩人之間。

【147小說 147xs.com】 如今聽唐影說來,下毒害他的既不像是唐雨,又不像是唐離,那還會有誰?

看著葉楓滿臉的疑惑,唐影輕輕咳嗽了兩聲。

他的聲音顯得有些有氣無力的繼續說道:“不過這個毒害我的人必然是唐門之

中的人,而且一定身居高位。知道我情況的人唐門之中寥寥無幾,能夠知道我喜歡吃包子,借而設下圈套栽害唐雨,此人所謀定然不淺。”

葉楓皺著眉頭問道:“江南霹靂堂當日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唐影淡淡的一笑,說道:“其實葉公子之前你對十四少所推測的那一番話,基本上已經猜得仈Jiǔ不離十了。”

他頓了頓,繼續講述起來:“在那日之前,其實江南霹靂堂早就有所異象了。各地的分舵負責人忽然紛紛銷聲匿跡,全都失去了聯系,霹靂堂總堂已經很明顯的被孤立了。”

他看了一眼一旁神情有些黯然的雷卓云,接著說道:“于是我們派出了總堂中幾乎所有的好手去各地調查,總堂因此變得有些空虛。不過我并沒有擔心,因為我知道杭州城里還有唐離帶著的蜀中唐門江南分堂的弟兄在周圍。然而恰在此時,總堂卻出事了。”

“那一日,忽然有人自稱是西安城負責唐門西北分堂的千手唐雨所派來的,說是知道我喜愛吃包子,特意從西安城帶來當地有名的羊肉包子讓我嘗嘗鮮。”

“唐門之中了解我習慣的人本就沒有幾個,外界當然更是無從得知,此人能說出我的喜好,我當然不疑有他,毫無防備。豈料送來的包子我剛咬了一口,就發覺其中有劇毒,而且是來自云南苗疆的奪魂香!”

“我扔下包子沖出房間,卻發覺此刻整個霹靂堂總堂上下,上至守衛的幫眾,下至干活的仆役,竟然全部都消失得干干凈凈,除了我和雷卓云,整個總堂之中已經空無一人!”

葉楓聽了不覺感到一陣心驚:“一個人也沒有了?”

唐影點點頭:“正是!我預感到必然有大事即將發生,所以才有人會提前調走了總堂里的所有人。于是我趕緊沖進雷卓云的房間,他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我插好房門,帶著他從房間里的密道逃出了霹靂堂總堂。”

葉楓皺著眉頭:“這密道是誰告訴你們的?”

唐影道:“是雷家四叔。當初霹靂堂總堂的選址就是由他主持的,總堂所在的宅院本就是雷家從前的老宅,這條通向后面隱秘的雷家祠堂的密道也是他先前告訴我們的,這是應付不得已情況的最后手段。”

“當我們從密道逃到了雷家祠堂的時候,卻發現雷家四老早就在這里等著接應我們了。他們備好了馬車,把我們送離了那里,找到了一處隱秘的地方藏了起來,至于后來發生的事情,我真的就不太清楚了。”

葉楓聽到這里不禁感到奇怪:“雷家四老怎么會預先就在那里等著接應你們?難道他們知道那一天會出事?”

唐影搖了搖頭:“我也不明白,或許他們真的知道了些什么,又或許霹靂堂總堂之中的人原本就是他們暗中調走的,只為不愿徒增傷亡。”

他嘆了一口氣:“只可惜雷家四老后來也全都遭了雷雨云的毒手,懸尸在雷家祠堂之中,當時的真實情況我們已經無從知曉了。”

葉楓眨了眨眼,有些狐疑的問道:“你怎么知道雷家四老是遭了雷雨云的毒手?有什么證據嗎?”

唐影聽了這話似乎反而吃了一驚:“難道不是雷雨云嗎?除了他,還能有誰會有動機殺害雷家四老?”

葉楓沒有回答,只是有些機械的重復著唐影的問題:“是啊,除了雷雨云,還能有誰呢?”

他的心中,卻想起了前一晚明文蘭對他說過的話,他的眼前老是閃現著一個帶著幾分得意的笑容,那笑容逐漸變得有些猙獰起來。

雷小兔!

福彩3d2019174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