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穿越 > 五千年來誰著史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豪格授首

第三百三十五章 豪格授首

“噗嗤!噗嗤!”站在通州舊城州衙前的正藍旗旗兵們用手中的長槍大刀,把數十名逃回來的潰兵刺了個透心涼。當然他們沒有一個是滿人,這些都是綠旗兵或是漢軍旗。

此刻一個個慘叫著倒在了地上,不管是一頭黑發還是金錢鼠尾,全都是一個死。

大群逃回來的潰兵倏然一驚,然后就乖乖的聽令,很快就重新編組了部隊。那些逃回來的八旗兵更毫無怨言的重新組成隊列。

“砰!砰!”

突破了清軍的阻擊,鄭軍終于喘了一口氣,施家父子也慌忙把狙擊手和一部分火槍兵組織起來,一桿桿火槍終于派上了用場,而不再作為純粹的肉搏兵器沖鋒陷陣。

臼炮轟擊,虎蹲炮轟擊,排槍齊射,外加手雷雨。

鄭軍還是逐步清理眼前的街道房區。然后迅速向著舊城其他方位推進。

整個通州的防御已經大亂,守兵軍心也是大亂。包括棱堡里的清軍,因為棱堡是貼著通州城墻建的,通州城若在,棱堡自然牢不可破。可通州城要是丟了呢,敵人就能居高臨下的俯視棱堡了,那時候他們豈還能得好?

豪格不愿意認輸,因為他很清楚通州戰敗對于滿清的打擊,更清楚通州城內的小兩萬八旗兵,那是滿清真正的根本。這要是丟了通州城,兩三萬綠旗兵且不去多說,就說小兩萬的八旗兵又能有幾個活著回到燕京城的?

到時候大青果有極大危機不提,就是他豪格本人,也真的玩完。

從濟南到滄州,從滄州到通州,一敗再敗,怕是連正藍旗里的人也會有怨言的。

故而,這通州之戰也是他豪格的生死存亡之戰。

要是通州城再敗了,小兩萬八旗完蛋大吉,他豪格的名望、威信就也全沒有了。那之后多爾袞就是回頭便弄死他,怕是整個八旗里也沒人會為他說話。

所以他是絕不會認輸的。

前面的兵馬敗了,那就組織人馬再推回去。

南蠻用人肉炸彈,他豪格也能用人肉炸彈,八旗勇士里有的是好漢!那么多死兵在呢。

人都已經被逼到了懸崖邊上的豪格,還有什么是不能豁出去呢?

然后殉爆聲音就交錯傳來,還有開花彈響,通州城內升起一團團的煙柱來,直沖天空。

那些蘑菇一樣的大煙柱起先還是幾乎同時的升起來二三十股來,到了后來就全不分點兒了,看似一叢叢一簇簇的四下亂冒,貌似很多,實際上殉爆數量卻是在減少中。

豪格十分后悔,自己先前把死兵排在第一線,真的是太可惜太可惜了。簡直是拿著黃金當爛銅使啊。然而現在他后悔也已經晚了。

別看兩邊都是人仰馬翻,不管是斜處里殺來的八旗健勇,還是奮勇向前的鄭軍,在人肉炸彈面前全都不堪一擊,都像碰撞到海岸礁石的海浪一樣給打的粉碎。

戰爭很不經意的又進入了白熱化。

可吃虧的還是清軍!因為鄭軍的腳步始終在向前的。

韃子的拼死反撲,鄭軍的高昂士氣,這次碰撞是那么的突然而又熾烈。

施大瑄在后頭看了只想罵娘。

都以為進入了收割階段呢,誰曾想還要來拿命換命?

相比之冷兵器的廝殺,相比之他們早年在海上的廝殺,眼前的一幕,真的直讓人膽寒。

雙方的軍兵一**的涌上來,又向云彩一樣散去;退下去,重新聚集,然后再度涌上來。

豪格當然知道自己這么做只是一個“死緩”,但現在他除了這么干,還能作甚呢?只有先把今夜里撐下去了,才能再說其他的不是?

鄭軍突破的可不只是舊城,新城西北角那塊也被人給掀翻了。不然他還能把剩余的兵力集中到新城,可現在他就只能耗著。

最好是鄭芝龍承受不住傷亡,自己退了下去,要不然,也就是一死罷了。

這真的不是他在戰前就想到的一幕,內心里對皇位還報以期望的豪格,真的不愿意去死。然而這死亡來的那么突然。

他開始把城外的清軍往城內調動。

顧頭不顧腚,很沒有章法,卻也是無可奈何。

塵土飛揚,隱約還能看到人體給掀上天空。土石被震落,嘩啦啦的掉下來。一次次的殉爆,火藥地味道充斥在戰場,嗆得人喘不過氣兒來。

那毫無人性的一幕終究是短暫的,豪格手里敢死的人到底比不得鄭芝龍的挺身隊。雖然依舊扔出去三二百了,在后世人看來,保不準也是沒人性的之一,但勝負已分曉!

軍官們直起身子,一個個舉軍刀向前,身后的步兵噴涌而出!

黑夜里,具體的情況很難知道,噪聲也大,還不時的有煙霧騰起,什么也看不清。唯一能夠聽到的是對面傳來的長一陣短一陣的人浪呼嘯聲。

清軍可承受不住這么大的壓力。適才那又一波人肉炸彈的拼殺,早就把他們士氣給打到了谷地。

鄭軍黑壓壓的一大片,人群都不是在涌的,而是淌瀉的!

從一條條街道小巷中穿過,或是往西,或是往南,再有就是往東。同時不少士兵還上到城墻,對其他三面的清軍展開攻勢。

本來就亂攪的清軍還能撐得住才怪。

圖賴的臉都激動的扭曲了,“殺,殺,殺……”一個勁兒的叫吼著,跟復讀機一樣。

可是浩浩蕩蕩涌入城中的鄭軍士兵還是跟沸水融冰一樣,將前路上的清軍迅速消滅。

清兵手中幾門火炮在不停地噴射著,一顆顆鐵彈在鄭軍密集的隊列中殺傷著士兵。

但就像那消消樂一樣,前頭才消掉了一個,后頭這缺口就轉瞬間便被補滿。

奔涌的鄭軍士兵以一種緩慢卻堅挺的速度向前不斷涌入。軍官的指揮刀始終筆直的向前,不管是軍官還是士兵倒下了,都快就有人站出來補上缺位。

所以,別說綠旗兵頂不住,就是八旗兵戰也一樣跨了下。

收割的時候終于到了。清兵的慘叫聲連天接地的響亮起,一個個士兵橫七豎八,尸體鋪滿了地面。

圖賴沒有逃!

他不想逃了。通州城守不住,燕京城的威脅有多大,他清楚的很。

四五萬滿漢兵馬,還有費了好大力氣打造的通州城,全他么完蛋,這總要賠進去兩三人物才行。

他能叫豪格來擔罪過么?

打外頭的兩道防線被破時候他就準備好了遺折,現在已經叫親信帶著折子往西去了,剩下的就是豁出去一條命了。這般不說能給豪格分擔去所有的責任,可也總能減輕個三五分的。

所以,圖賴的命運就也被確定了。

只覺得胸前被不知道什么東西猛擊了一下,然后全身的力氣迅速流走,整個人噗通一下就跌倒在地。

他摔倒的時候意識還保持著清醒,圖賴艱難地轉過頭,他身邊的兵自然不是綠旗兵,更不是漢軍旗,而是正兒八經的滿旗兵,都是大青果的根本。

七八百人的隊伍,現在已經沒有幾個人還站著了!

“驅除韃虜,洗蕩胡塵,……”

“驅除韃虜,洗蕩胡塵,……”

鄭軍的吶喊聲在他耳邊是越來越響了。

“韃子嘣了,他們嘣啦!兄弟們沖啊!建功立業,就在今日啊!”

在圖賴被黑暗徹底吞噬前,他的耳邊隱隱有這樣的話傳來。

冷僧機也不想逃了,似乎也來不及逃了。城南的鄭軍攻勢不覺,城北殺進的鄭軍又直逼城南,他就是想逃也晚了。

“八旗的兒郎們,為了大清,也為了我們自己!殺啊——”

高舉著斬馬刀沖在最前,萌生了死志的冷僧機倒也豁的出去。拼命的時候到了,那就拼一波。現在拼死一個鄭軍,滿清就能減少一份壓力,所以拼死一個算一個。

喊殺聲慢慢匯成隆隆的聲音,在鄭芝龍、鄭森的耳朵中就仿佛仙樂奏響,讓人飄飄欲仙。付出這么大的犧牲,事情終于齊活了。

這啃下通州的代價雖然大的有點叫人心驚,但真的很值啊。

不說接下來能不能打下燕京城了,估計是不太可能了。這么一場血拼之后,再叫人鼓起勁兒打下撥,情況就有點困難了。

但就算拿不下燕京城,只要把通州的韃子吃干摸凈,那也是朝著滿清的腰窩子里捅上一刀啊。

下回再來這么一次,韃子在關內可就真待不下去了。

鄭芝龍笑的好不開心。

而豪格已經閉上了眼睛。

完了,通州城完了,他自己也完了。至于大青果完不完,他接下去似乎也不用去關心了。

脾氣暴躁的他,只把眼睛看向漆黑的夜空,而不愿意去看滿清大軍兵敗如山倒的模樣,整個通州城內該到處都是清軍的尸體吧?一具具穿著八旗棉甲的旗兵遺體橫七豎八的躺滿整個戰場。

八旗兵,大清天兵,往日象征著高貴的旗人,象征著高人www.147xs.com一等的旗兵旗丁,如今跟一顆卑賤的野草一樣不被人曬一眼的倒在地上……

豪格過了好半天才緩緩地把頭低下,看著自己腰刀的刀柄,現在沒過一秒鐘就如度過了整個春夏秋冬一樣漫長,往日里的一幕幕不停地回閃在他眼前。

他想到了自己殺嫡福晉時候的煎熬和決然,想到自己得到父親器重時候的興奮,想到一次次打敗明軍時候的高興,想到沒能坐上皇位時候的痛苦……

他內心里有對多爾袞的憤恨,有對順治皇帝的憤恨,他覺得順治都不配做大清的皇帝。可現實卻是如此的殘酷,殘酷的讓豪格無可奈何。他都主動對多爾袞退避三舍了。

不過這些現在都不用去理會了……

在通州他又敗了一次,還把那么多八旗兵敗了進來,他身上的罪過,罪無可恕的。

一串淚水從他的臉上無聲地流下來,豪格沒有一點兒的哭聲,只任憑眼淚不停地往下流。

腰刀從脖子上摸過去,豪格眼前一片血色,但他也沒有半點的恐懼。他的視線中,人馬、旗幟,全都染上了一層血光,身體變涼,渾身的力氣都流淌了出去。

“自己完了,大清……,還能得好?”

福彩3d2019174期开奖结果